前CIA雇员约书亚仅被判轻罪

iso60001  114天前

22.jpg

一名前中情局软件工程师被指控窃取了大量中情局的黑客工具,并将其交给维基解密。本周一,陪审团在针对他是否犯有更严重的间谍罪上陷入僵局,最后这名工程师仅被判犯有轻微罪。

Joshua Schulte,曾作为一个编程人员任职于CIA在Langley的机构,声称其为CIA的数字部门提供监控外国的软件,在曼哈顿联邦法院为期四周的审判中被判有罪。

经过上周的商议,陪审团未能就更严重的指控做出裁决。

陪审团是经过四天的商议后做出这一裁决的。在此期间,陪审员们在某些问题上陷入了僵局。而且上周,一名陪审员在告知陪审团她在参与审判前就得知了不少案件的消息后被解雇(违反陪审团规则)。

检方称Schulte是一名心怀不满的软件工程师,他利用CIA内部网络中一个鲜为人知的后门,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复制了黑客武器库。据称,这是CIA历史上最大的机密信息泄密事件。

直到解密组织“维基解密”(WikiLeaks)在2017年公布了所谓的“Vault 7”泄露事件之后——也就是盗窃事件发生近一年之后——该机构才开始匆忙确定这些机密信息是如何被窃取的。最终报告认定来自德克萨斯州Lubbock,31岁的Schulte是主要嫌疑人。

Schulte在与同事和上司闹翻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CIA,检察官因此称泄密是一种报复行为。

33.jpg

而这些敏感数据揭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入侵苹果(Apple)和安卓(Android)智能手机的行动,甚至还涉及将联网电视变成监听设备的预谋。

美国助理检察官Matthew Laroche对陪审员表示:“这些泄密事件对国家安全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CIA的一些网络工具瞬间不能用了,全世界的情报收集行动都被迫停止。”

但辩方表示,检方未能提出一个明确的受影响事件,也未能证明他们如何能确定Schulte是肇事者。

辩护律师Sabrina Shroff告诉陪审员,即使经过一个月的作证、18名证人和1000多件证物之后,“政府仍然不能回答你最基本的问题”,“而且现在我们心中的问题比审判刚开始的时候更多”。

Shroff认为,调查人员无法确定是谁获取了这些数据,因为存在问题的中情局内部网络“是最不安全的东西”。

“数以百计的人有机会接触到它,数百人都有可能偷走它。”

而检察官表示,Schulte在纽约被捕后,曾试图使用走私到大都会惩教中心(Metropolitan Correctional Center)的非法手机泄露更多机密信息。他表示,Schulte引发了一场“信息战”,并“准备毁掉美国政府”。

根据中国安全公司奇虎360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Vault 7”正是由是Schulte开发的,而且黑客组织APT-C-39对中国发起的一系列黑客攻击中都发现了相关工具的身影(攻击工具众多细节一致)。

此外,Schulte将因儿童色情而参与另一场审判,可能面临最高20年的刑期。

本文由白帽汇整理并翻译,不代表白帽汇任何观点和立场
来源:https://www.stripes.com/news/us/former-cia-coder-convicted-on-minor-charges-in-hacking-tools-case-1.621809
      https://securityaffairs.co/wordpress/99254/intelligence/former-cia-joshua-schulte-minor-charges.html

最新评论

昵称
邮箱
提交评论

友情链接:FOFA FOEYE BCSEC BAIMAOHUI 安全客 i春秋 指尖安全

nose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42518号